当前位置:首页-文章-未分类-正文

重来:做个自由职业者 or 自由投资者?

外卖骑手,被困在系统里;百年前的汽车工人,被困在流水线上。而人不自由,多是被自己困住了。换个活法,或躲进小楼成一统,或游猎天下,逐水草而不必居。


文/戎一人


最近有个海归妹妹要找工作,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名校金融专业,偏偏赶上今年的疫情和国际关系的大变局,日夜颠倒的远程面试、辗转各大洲的回国行程,都搞得颇为折腾。


她回国是从美国到欧洲再回国内,先到了广东隔离,然后再去北京,其间经过我们家。除了给她介绍些潜在面试机会,照例要给些选择职业的建议。


两年前,我给一个搞网络安全的弟弟,提的职业建议是,尽量在一开始工作就要搞个副业,副业慢慢长大,收入到主业工作的一倍以上,就能在35岁前实现随时能辞职,成为收入不菲的自由职业者。


他也真是厉害,业余挖几个漏洞,有时一天能超过许多人全职一个月的收入。副业收入拿去炒股、炒鞋、炒switch、炒比特币、供房,80后、90后该搞的一样都没落下,还都搞得不亦乐乎,着实令人羡慕。


我羡慕他年轻,更羡慕他一开始就选了对的城市、走上了对的路。他不用像我一样走弯路,在别人的事业上倾注过多。


我一度想重来,像他这样。但现在想法又有些变化了。所以我给海归妹妹提的建议是这样的:


“尽量以不工作为目标。

一方面,要对职场、社会和校园大不相同有心理准备,不要怀着美化的心态去看职场和未来,可能幸运地遇到好工作、好团队,但也可能遇到很讨厌的事,一个一个面对和解决就好。

另一方面,也不用学那些职场应对之道,即使擅长也没必要。如果把目标设定为不工作,而不是停留在找个好工作投身其中、顺便搞起个副业的思维上,找工作的事,就会变得没那么难选择了。

不工作可以是成为自由投资者。如果以成为自由投资者为目标,一开始找啥工作都可以是卧底调研。行业、公司、团队、领导、同事,这些好不好都没那么重要了。

无论去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做个行业分析师之类,相当于去感受市场脉动,给投资科创板、纳斯达克们找感觉。而且不用担心行业轮动兴衰,某个行业衰了就换个赛道研究和投资,不用跟着行业陪葬。”


我与她虽都算读过所谓名校、好专业,但细想起来,我们都并没有啥“真本事”,谈不上有一技之长,也没有什么艺能。我们都需要有人先有需求、愿意欣赏,才能有用武之地。


搞网络安全的弟弟,他的技能到任何国家都用得上,他是到处都被需要、且难被替代的专业人士,甚至这需求有没有,都不是客户自己说了算的。就像有人病了就需要看医生,由不得他想看不想看,去了医院也基本没得选,要选就是加钱找更贵的。


而搞金融的呢,得先有客户需要、有大佬欣赏,才有得玩。遇上热门的发行人,众多精英去抢点份额,本质上也说不出哪家公司、哪个团队,比起别家能有多无可替代。


我的一些老同事,搞起了知名的自媒体,还有人隐居在二三线城市,好久才写一篇,但每篇都很金贵。也有人成了有名气的咨询师,给各大企业做培训。这些都需要前期积累名望,而且也是要以有客户需要、在若干供应商中被选择为前提。


还有些人做了“数字游民”,在各国搞“地理套利”,昨天在厄瓜多尔给人设计网页,今天拉人办爱沙尼亚电子公民,明天去菲律宾教潜水,后天办了泰国精英会籍、倒卖泰国公寓……。这些无论是提供信息、智慧还是劳务,本质上还是卖文卖艺的自由职业。


我的一位师兄,南大读完读北大,然后一天班都没上过,也没有创业搞实业,而是做了自由投资者,自己炒股炒期炒汇,兼做对冲基金数据服务。几年前从北京搬到深圳,不在闹市而是在大鹏半岛隐居。


他若想多赚点、判断有大行情,就几乎24小时不停地投资全球市场,想休息下或者行情无聊,就安排行程去玩。其间时而写写文章发表观点,时而受邀给人做讲座,现在他还是某著名智库的学术委员。


这才是我现在最羡慕的状态,真正的自由。不受限于地域,不受疫情之类影响,不用跟人勾心斗角,也不需要看谁脸色和需不需要。


只要地球不停转、金融市场不关、网络不断,就一直有得玩。哪怕有几个国家、行业烂掉也无所谓,只要不是各国各行业同时烂掉,总有个地方可以落脚,总有个市场和品种可以进出,资本自由流动。


现在的生产条件,已经可以让人在大多数事情上,摆脱对人、对社会关系的依赖了。以往因为交通运输不便、劳动力不足,开发起来很不经济的许多低密度海岛、甚至无人岛,现在开发起来也都不再成问题。只需要摆脱对特定土地的依恋,人心就能瞬间自由起来。


上帝目光所及,一切皆可交易。而自由投资者目光所及,各地都能呆着。钱多到一定程度,还可以搞个小岛,拉个卫星专线。要么找到或者自己搞个世外桃园,躲进小楼成一统、管他冬夏与春秋;要么四海为家、游猎天下,逐水草而不必居。


有的人舍不得的一些“社会关系”或者“生产关系”,其实若为自由故、一切皆可抛。你非得吃某个口味某个馆子,你其实就餐饮不自由了;你非得赶着点点外卖,免得误了考勤丢了工作、每月领不到几万工资,说明你收入再高,时间和经济也都不自由。


昨天有篇文章挺火,叫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,讲外卖骑手成了工具人,为了避免超时、及时送餐而普遍冒着交通事故风险。三表批评说《你们的讨伐比外卖还快》,一边催着“老子的餐快点送啊”,一边对着文章感喟外卖小哥被摆弄的命运。


三表说:“我们该抱怨什么?批评什么?反思什么?我们无法提供更多像外卖这样来之能战、战则有获的岗位了;我们无法找回悠闲地吃个饭这种人类的本质社会活动了;我们也很可怜,需要赶时间,已经到了不吃外卖不行的境地了;……大家只剩下彼此羞辱、埋怨,明天太阳又照常升起。”


有朋友评论说:“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。一百年前,汽车工人,困在流水线上。从流水线到算法系统,都代表先进生产力。有意思的是,亨利·福特既是流水线工业之父,也是五天八小时工作制最重要的推动者。那么算法系统会导向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?”


我答:“机器人,或者门到门的传输系统。人,就负责活得像个人。”


人不自由,其实大都是被自己困住了。可能多数人,都该换个活法了。如果能重来,你会选择成为自由职业者,还是自由投资者?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戎汝与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