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文章-未分类-正文

为什么马斯克能左右逢源、中美通吃?

最近马斯克比以前要更火了,做了全球首富,还被一些人视为加强版的乔布斯。


我很早就羡慕马斯克,无论他得势还是低谷、被褒还是贬,却一直不能准确说出羡慕他什么。最近才算想明白了。


我羡慕马斯克和乔布斯们,肯定不是因为他们特别有钱、拥有超大型超有名的上市公司,也未必是因为他们极客精神、创造价值、改变世界,甚至也不是因为他们心怀人类、指向未来、开创时代。这些当然都是令人向往和称道的闪光点。


但我反复扪心自问,才得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结论:他们真正吸引我的地方,无关成就和情怀,而是他们的状态。他们都是超然、自由的斜杠人士,无论成败都散发着令我着迷、想要却还未得的自在。


乔布斯早年东奔西跑地寻找人生方向,曾是一个迷茫的斜杠青年。作为产品极客+文艺青年,他年纪轻轻就做了一家上市公司后,却又被自己公司逐出,只好跨界投资当了Pixar的接盘侠。无论主动被动,乔布斯都在多个领域斜杠出了成就,计算机行业、移动互联网行业、电脑动画行业和数字音乐行业等等,他都称得上是开创者。


相比之下,在斜杠这点上,马斯克确实比乔布斯要更胜一筹。乔布斯本身具有斜杠气质,但他的斜杠经历,却有被动的成分。


而马斯克是在卖掉Paypal后主动筹划,选择斜杠在航天、新能源、汽车等多个行业的,而且是同时在进行。他把原本看着不相干的行当,竟都编织成了协同闭环的宏大故事,把近于科幻的设想,全都让人眼见为真。


马斯克现在的业务,其实都围绕着同一个梦想展开:上火星。


为了上火星,需要经济可行的航天方案,所以有了SpaceX;

为了在火星也能通讯,顺便给SpaceX造点业务场景,所以有了Starlink;

要在火星殖民,又需要有在那也能稳定供应的能源方案,所以有了直接利用太阳能转换电能的SolarCity;

有了靠谱的电能,还需要让人相信生产、生活都能电动,特别是在衣食住行这类场景,所以有了Tesla。

造电动车,只是马斯克在将就大多数地球人的想象力,而进行的炫技。


这种放眼太阳系的超然视野,让地球成了他的试验场和获得必要资源的取款机,还让他无意间有了和美国左右两派都说得上话的筹码:美国的左派,更青睐新能源行业;而军工、航天、汽车这些行当,则是右派的利益所在。


即使特斯拉在汽车业是个鲶鱼,让人又爱又恨,马斯克在右派州依然颇受欢迎。一度禁止特斯拉直销电动车的德克萨斯州,现在也有了马斯克的超级工厂。


这是他和很多硅谷创业家不一样的地方。硅谷人大都偏左,而马斯克可以超越党派、左右逢源。让硅谷人更羡慕的是,马斯克还做到了中美通吃。


硅谷的互联网巨头,多被中国这个第一大互联网市场拒之门外,但马斯克却在上海拿到了极好的产业政策。这不仅缘于他的产业有更强的地域和时代兼容性,还同样得益于他超然的目标。


硅谷巨头们常有点要在意识形态上做点什么的使命感,而马斯克却可以没有这样的负担。他能在意识形态迥异的中美两国,都成为座上宾,并且很自然地捧中国政府比美国政府更关心民众福祉、更有责任感。


是他情商更高、处世更圆滑吗?其实是他超然的目标,让他可以不在乎。他心向火星,导致他不必在地球上现有国家、制度之间站队,只要有助于他目标实现,各家都可以顺口捧捧,大家开心就好。等他和他选择的同道们上了火星,哪怕地球毁灭他都可以全然不管了。


在大多数行业,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型企业,能在与当地权力结构达成一致之前,被允许成为巨头。商界领袖们必须和政治精英合流,才能成为金字塔尖的1%,一起统治和收割另外99%。马斯克当然已位列这1%,但他同时还是另一个方向的精英——可以离开99%的那1%,不需要追求99%优越的那1%。


我觉得,成为这样的1%,才是斜杠人士梦寐以求的。比起川普标榜救世所说的“会回来”,马斯克超然自由的“要离开”,更值得欣赏和效仿。




我们正在发起一个“斜杠部落”社群,打算邀请更多同频的斜杠人士加入,分享各自的斜杠经历,希望能做一个100多人的合集,编成一本类似《成就斜杠人生》的书。如果你也感兴趣,可以扫码填写基本信息,并且扫码添加群管理员,加入并共创“斜杠部落”


为什么马斯克能左右逢源、中美通吃? - 第1张

扫码填写入群申请

为什么马斯克能左右逢源、中美通吃? - 第2张

为什么马斯克能左右逢源、中美通吃? - 第3张


扫码添加群管理员(入群暗号:斜杠部落)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戎汝与共